我 們 搬 新 家 了 »»

教育界的不幸

  有位自稱是中學見習導師的小姐打電話到雜誌社找人,接待處把電話轉到編輯部,那位小姐一開口就自稱自己是中學見習導師,要找「蘇作華」先生。編輯部同事糾正是「蘇曜(耀)華」,然後詢問詳情。
  那位見習導師語氣並不溫和,言詞卻非常閃爍,只說是關於「藥物」、「學校出事已見報」、「找蘇曜華做諮詢」,要編輯部給予聯絡方法。
  編輯部在資料不詳的情況,當然拒絕。
  那位小姐非常不客氣地說編輯沒禮貌,她認為她要為她的資料保密,而她所給予的資料已經非常詳細,編輯是故意留難。
  她的資料需要保密,難道作者的私隱不需要保密?
  編輯部必須恪守保護撰稿人私隱,在了解事件詳情才可代為轉述。身為中學導師(雖然是見習),基本私隱的無知使人詫異,更不要說連「曜」這個簡單中文字都唸成「作」了。
  香港教學水準低落不是一朝一日的事,這件意外插曲使人深深反思教育的問題,有這種導師,會有甚麼樣的學生?
  謹希望這位見習導師是態度德行最差的一個,否則,除了是學校的不幸,亦是學生的不幸,更是香港教育界的不幸!


<< March 2010 >>
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
  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  

近期文章 recent posts

過去每月文章 archives